NBA上海站购票故事之黄牛:雇人买票 一张400元

很难说那群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中年男女就一定不是NBA球迷,但是当他们挤在一起,用家乡线块呢,一个月的工资赚到了”,一切就未免有些可疑。

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尽管主办方最大限度地采取了反炒票措施,但仍无法彻底扫除无孔不入的“黄牛党”。一些在球赛、演唱会期间频频游荡于体育场一带的“老黄牛”自然都来了,他们是最“职业化”的一群,每人手下都有几个甚至十几个雇来占位的小工,甚至有专人负责在外围购买饮食,传递消息。

由于记者昨天凌晨数个小时都游荡在队伍之外,竟被一唐姓“黄牛”当作同道中人,交流“业务”之间他透露了自己的“雄厚实力”:雇用12人,每张票付给300元人民币,而且先付50元押金。“唐黄牛”表示,最早雇人时70元一张票即可搞定,但渐渐就水涨船高。待到临近售票时间,记者再次遇到“唐黄牛”时,他表示雇工价码已涨到400元一张票。

还有一种人是“自由占位者”,他们的目的不是倒卖球票,而是将自己所占的较佳位置卖给后来者。在前200人的队列中,甚至有两位“自由占位者”因太过招摇,屡屡走出队伍与买主讲价,最终被现场保安揪出队伍。

第三种人并非职业票贩,而是那些只需要一张球票的人,既然已熬夜苦等,每张身份证又能买两张球票,他们也乐得多买一张,出来转手卖掉,说不定能把自己那张球票钱和熬夜的辛苦钱都补偿掉。

售票开始之后,“黄牛”们最初的价码是380元的门票卖到1000元,不过随着排队人数的继续增多,此后的价码就越来越离谱。当记者佯装晚来购票者,向一个面熟的“老黄牛”询问980元价位的“黄牛票”价格时,他先说出“两千”,但话音未落又立即改口称“三千”。

主办方无奈地表示,出现“黄牛”炒票的情况也是他们不愿看到的,但在现有条件下又很难杜绝无孔不入的“黄牛党”。令人忧虑的是,一些“黄牛”甚至没弄清购票细则,他们在与雇工钱券两清之后就一拍两散,随后就把票高价倒出后收钱走人。须知昨天购得的换购券是需要核对原购买者的身份证号码后方能兑换的,在此奉劝那些不得已购买“黄牛票”的真球迷,一定要慎之又慎。作者:本报记者袁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19 亚搏官网网站-yabovip入口-yabovip登录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Viva Themes.